冰书

朱修本命,不拆不逆

杂感(我亦飘零久)

金缕曲·我亦飘零久

 

(清)顾贞观

 

我亦飘零久!

 

十年来,深恩负尽,死生师友。

 

宿昔齐名非忝窃,只看杜陵穷瘦,曾不减,夜郎孱愁,薄命长辞知已别,问人生,到北凄凉否?

 

千万恨,为兄剖。

 

兄生辛未吾丁丑,共些时,冰霜摧折,早衰薄柳。

 

词赋从今须少作,留取心魂相守。

 

但愿得,河清人寿!

 

归日急行成稿。

 

把空名,料理传身后,言不尽,观顿首。


无意中读到这首诗,一下子想到了佐助。

他努力了十年,...

塔罗与反逆(上)

警告:我并不了解塔罗,本文中的解读与牌面真正的意义并无太大关联,纯属有感而发,胡言乱语,希望各位大神不要追究。

0:愚者(THE FOOL)


愚者——鲁鲁修

在塔罗牌里,愚者更接近于“流浪者”,代表着不顾风险的行动,跳出现有的状态,迈出走向知识、和平与解放的第一步。

对于鲁鲁修而言,这一步是必然。

阿修佛德学院的生活是安逸的,如果就这么顺其自然地过去,什么都不会发生,什么都不会失去,那些微小的幸福会始终存在,他们的生活就会这么平静无波地完结。

但什么也不会改变。

鲁鲁修并不是个相信现在的人,他的智慧、他所处的环境也不允许他相信这种脆弱的现实。对他而言,无论是与朱雀在一切的温暖...

《柳树下的梦》(下)

发布了长文章:《柳树下的梦》(下)

点击查看

发布了长文章:《《柳树下的梦》(下)》

柳树下的梦(上)

     改编自安徒生童话《柳树下的梦》,原文见http://en.eywedu.net/ATSTHQJ/420D0013zw1_0030.htm最好先看一下原文。


       枢木神社安静而偏僻,平淡无奇的田野包围着它,一直延伸到地平线。长长的神道沿着山坡气喘吁吁地上爬,最终消失在茂密的森林中。从山顶往远处看,你还可以看到大片大片的向日葵,这大概是这里唯一出彩的地方了。这不是一个可爱的地方,太过安静了,安静得仿佛与世永隔,容易磨灭人的情感和冲动。但对于鲁...

© 冰书 | Powered by LOFTER